男女间也不感情再好,一定能敌过尺寸合适。女神再冷淡,也敌不过寂寞。第二段

2019/3/16 0:36:48
  • 凉笙歌

    声明下,我在这探讨的是尺寸问题,和Q的事我可以多讲些,但图片是不会发的也不曾照过相,说过的,Q非常传统,因为身份问题,更不会允许在这时间照相,其实大家也应该能感觉到,她的身份和她家的地位,我是很怵她的,其实还有抱大腿味道,所以别为难我好吗?我只是个小生意人,我承认,对于和Z和Q的交往,当初开始时功利心是有点的。那我继续写下去,用手写,很慢!
    和Q有第一次,其实双方都有点茫然,也完全没想到,我老婆来接班时我真的很慌,因为晚上她和Q睡的,怕有什么环节被发现,怕Q和我老婆讲,但一切安好,可能是我老婆熬的鸡汤味比较大吧,最后一切平安。Q第二天中午就撑着回他老爹那,去安慰他爸了,因为她生病的事他爸也知道,但本地的丧事后继的事情多,无法来看女儿而非常担心。我也去帮忙收尾的,见了Q我问候下,身体怎样了,她回答应该好了,就是人有点虚,并要我晚点送她回家,因为她有点幌忽不好开车,中午是我老婆送来的,我答应后就去帮忙他家清退一些东西了。到了九点多,Q的老爸来叫我送Q回家,并叮嘱明天将干女儿也带来,去墓地的事。我就带Q回家,路上两人都没话,快到家时我才说“昨天没事吧,"她回“没事,别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。"我说怕你跟我老婆说呢。她回答“跟他说什么?你这人怎么回事?等下你别上去了,我给你老婆电话了,叫她也别来了,这些天都累死了,好好休息下。"然后我就此回家,回家后,见到老婆后我立马示意该做作业了,因为自昨天与Q做完后感觉自己并未尽兴,憋着难受的感觉和一种非常期待的感觉并存,与老婆的交合中畅快淋漓,其间却也一直回味与Q的那种被紧缩被蠕动的感觉,小心翼翼,却另一种享受,有点服待女王的样了。老婆没有这功能,但我却一直期待这会出现,结果这次与老婆连续做了近四十分钟才完成,老婆很满足,但我感觉不是非常好。(我们夫妻正常是从开始做到结束在二十分钟左右的。)完成后瞬间就感觉我完蛋了,与Q的这一次竟然成上瘾了。
    在事情结束后Q开始正常上班,白天上班晚上带女儿,我与老婆有去送过几次煲汤给她娘俩,但我并没有单独说话的机会,Q如以往一样与我老婆有讲不完的话,我则孤单寂寞。 但我每次见Q都会有股压不住的火,难受,更有些期望。大概过了二十天,我有事需去香港,看到港澳通行证时,心里一动,故意把茶水倒在上面,泡得印章都花了。然后去出入境管理处换,被告知加急也要十五个工作日。这是我早己知道的,然后我跑去市局找Q,说后天就要去香港,很急,(其实拖几天也可以的,但我却硬说一定要后天走)Q打电话给管理科长,也说可能来不及,Q就叫我把相关材料带着,亲自带我去管理科,登记录入,制证盖章,一气呵成,下午下班的时候证就做好了。我打电话叫老婆去接干女儿。说我这在叫Q帮忙做证件。拿到证后在回去的车上我问Q,最近怎么样了?她回什么怎么样?我看她那样,没有生气的样了就大胆问“有没有再幻想了?"看Q直接脸红掉,又问“你是真有问题吧?都不会有那方面的想法?"Q回“去你的,你别惹我,惹急了你没好果子吃。"我说“那天你主动亲我了,还说懂得什么是那个了,难道都忘了?你忘了,我可天天想。""你有你老婆,你会缺?别这样乱七八糟。"我说“不一样,真的,那次太紧张,你也状态不好,我非常想和你从从容容的,没有任何压力的在一起一次!"Q扭头看路,不回答,沉默了五六分钟,我便又问“去单位开车还是回家?"又等几分钟,Q才很坚定的说“先送我回家。"我一口大气松下,伸手去抓住她的手,Q没动,任我抓着,到一红灯路口才甩掉。接着到她家,进门后我把门一关就抱住Q亲,开始有抗拒,但接着就不动了,任我亲,我才发现,Q竟然只会用唇亲,舌头跟本不会回应,任我舌头搅拌她不动。我把她扶到房间时她竟把我推开说"没洗澡,去洗澡,臭死了。"我差点直接晕倒。便娓琬的说“到了我们这个情况,再去洗澡什么都灭了,你听我的,这个我比你懂!行吗,你别说话,我让你感觉一下什么才是男欢女爱,现在开始你闭眼,闭嘴,如果我没做好以后你不用再理我可以吗?″(我们讲方言的,没写的这么有条理,但就是这个意思)Q听到后果真操了个枕头把自头盖住,我解开她的制式短衬衣,和长裤(我看他单位的女的都穿裙装的,但Q穿长裤,为什么我不明白,也没问)亲胸,和小腹,还特地在肚脐和剖腹产的伤疤上用舌头舔。慢慢的到短裤边上,把短裤扒下想亲下身时,Q伸手过来捂住,说“不要,不准,脏死了。"我拉开手轻声说“听我的,你别动,别出声,任着我。"Q才把手伸回抱着枕头,我轻抚外阴,开始舔她的下体,Q的下体非常干净整洁,没有多余的小阴唇外露,整体就如河蚌,需轻扒大阴唇才能看见阴蒂,整体非常美观,还呈现少女红,并且没有肛毛,只有少量倒三角阴毛,而且是细直的那种。我舔她能感觉她小腿时不时的颤抖。将中指慢慢插入阴道,告诉大家,这个时候我连中指都有紧缩感,慢慢插到底,我的中指尖就能碰到如肛门菊花般的子宫口,可以想见Q的阴道应该只有十到十二公分长,我顺着这个宫口轻划圆,舌头轻舔,有尿液微微骚臭味,但配合阴道分泌的那水的味道更刺激神经,约四五分钟,感到Q开始身体紧绷了,发现她那子宫口张开,并有很强的蠕动,阴道也开始紧缩,我赶紧起身,将小兄弟缓缓插入,紧致,润滑,温热,我真无法言喻,不怕大家笑,抽插不到两分钟,感觉整个龟头被吸住,那感觉竟舍不得动,我抬了条腿换成十字式努力提起精神才继续抽动,Q直接绷直,一把拉掉枕头,脖子伸全啊的一声翻了个白眼,然一只手伸过来拉我的肩,没拉稳,却一个指甲在我左肩上划了一道痕,而我都未感觉到痛而是在这个时候一泻如注,,那种种被吸着射的感觉,不知道有几个人体会过,射完,我并没拔出而是插着趴在Q身上,继续享受那紧缩,等到约一分钟后才觉得Q阴道的缓缓放松和子宫口缩回的感觉。这时候与Q面对面,但她再也不让我亲吻她,连脸都不,用手堵住我的嘴,我硬要,她一手堵,一手作势要打我脸,说,“你嘴脏死了,敢再亲我我打你"。我打趣说“还在你身体里呢,就嫌我,你这什么思维?"。“再瞎说给我滚下去"于是我只能静静的趴着,小幅度动动,享受Q身份的慢慢放松。事毕,各自洗澡(我想与Q一起Q不愿意)。洗澡时发现肩上的划痕,出来给Q看,有六七公分长,Q无语,我只能说我自己想办法。这一次,Q非常非常的满意,看我的那眼神都有些不一样。洗澡后我对Q说我们去单位拿车,你去家里吃饭接女儿,我有事去办,不回家吃了。叫她和我老婆汽说我办好证后接个电话就走了。而后我约了几个兄弟喝酒,把自己灌醉,让他们把我送回家。第二天老婆问我肩上的伤怎么回事,我说不知道啊,可能那几个家送我时拉拉扯扯弄到的吧。